S号的小枕头

“对世界抱有最真实的爱与希望,行有余力,心向阳光”

我终不该对自己抱有太大的期望
日子太累了
现世不安稳
真的没什么可期待的了

我假装不在等你,我们一起下楼梯,一起进地铁站,最终却踏上了相反的列车。

所有的一切,都会变成你想要的样子🌕

当时你脸上贴着创可贴,我却一见倾心🙆

柠檬小柯基Mariler:

他是我最爱的少年啊
就是这场比赛 一见倾心

阿柴:

2014巴西世界杯小组赛第一轮
德国vs葡萄牙
记录一些穆勒超帅/可爱的地方
可能还有一些有趣的地方

————————————

本场是德国队的第100次世界杯亮相
是世界杯史上第一支完成100次亮相的球队
德国4比0获胜

————————————

穆勒四球中进了三个
还有一个是老胡用头顶进去的
穆勒完成本届世界杯第一个帽子戏法
即世界杯史上第49个帽子戏法

————————————

我想的是你啊

那游戏自夕阳中来,
耳畔是呼呼作响的海风,
眼前有心心念念的人儿,
指尖缠绕的是万千情丝,
兜兜转转回来,
编织出足以沉缅一生的梦境。

她是这世间独一无二般的好,
落入他的眼底,
万种颜色与旑旎皆褪,
只留一抹思念,
才下眉梢,
又上心头。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
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与她,相识于某个酒会。他第一眼就在人群中看见了高挑的她,从此一见倾心。他想倾尽一生去玩一个游戏,一个容易打发时间的游戏,也是一个充满默契的游戏。
    这个游戏很简单,在视野内选择任意一个东西,让对面的人猜,只能说“是”或“不是”,直到对方猜对为止。
    普吉帝王岛的沙滩上,他与她肩并肩站在长长的海岸线边看着夕阳缓缓沉入海底,海风吹到脸上,咸腥中带着凉爽。他侧头看向她,微微上扬的嘴角带起浅浅的梨涡,笑起来仿佛全世界都亮了。初见惊艳,再见安然,大概就是形容他见他的吧。他见过她在酒会上的不苟言笑,同样也见过她在普吉岛上的语笑嫣然。第一次和她玩了这个游戏,她欣然答应,却屡猜不中。从脚下的沙滩眼前的海浪猜到头顶的白鸥,远方的夕阳;从不远处的烧烤啤酒猜到树上的香椰,没有一个是猜对的。他轻笑着她不懂自己的心思,她开始自暴自弃是放弃这个游戏,与他讨论起明天的行程来,却冷不丁被他拉入怀中。他看着她的眼,“傻丫头,我想的是你啊。”她羞红了脸转身佯装生气,他步步紧跟一路不断讨好。银铃般的笑散落在海边某条不知名的小路上,她红扑扑的脸蛋与浅浅的笑已藏进了他的心底。
    北京的某家医院里,她扶着因保护她而受伤的他坐在长椅排着队等候,她闻着消毒水的气味有些心不在焉,她回想到刚才的那一次牵手不觉,看向身边的他,深深的酒窝,亮亮的眼睛。她不知怎么竟有些心动,竟很享受被他保护的感觉。他看着满大厅的人群,觉得等待是如此漫长,为打发时间,又一次和她玩了这个游戏。她想,他猜,他直接问她想的是不是他,她连忙否认,她看见他眼底的失落,却又忍下心底的小心思黯然不语。她其实是在想他的,只是不太好意思说出口罢了。
    五一的婺源,两个人将这个游戏带给孩子们。他问孩子们知不知道他想的是什么,心直口快的大胖说他一定想的是那个美丽的姐姐,他一面笑着小孩子敏锐的观察力,一面转头看向她笑而不语。轮到她时,亦有孩子问她是不是在想包大爷,她再次否认。他眸中的光瞬间黯淡,在那一个瞬间,他真的认为她一点都看不上他,甚至连感动都没有。而数小时后那一句,“我有点喜欢你”让他激动得发狂,一把将她抱起感叹世间的变幻莫测。他问她为什么刚才不肯说自己想的是他,她笑着将碎发别到耳后说当着孩子们的面秀恩爱不太好。他开玩笑似的问她如果当着他们孩子的面在不是要拒绝早安吻这个操作,她翻他一个白眼告诉他自己还没想那么远。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让她现在开始想,十个月后大概就有答案了吧。
    很可惜,一年过去了,她的答案都想的差不多了,他的小情人依旧未曾来临。
    他失望之余带她去了迪士尼,五一的迪士尼人实在多到崩溃,就算抢到了快速通道,也正要等上半个小时。她主动提出要和他玩这个游戏,他欣然答应。她刚刚想好就第一个被他猜中,她嘟着嘴问他怎么知道,他说自己看见她望着前面小孩手上的爆米花差点流下口水。她不服气地说自己明明没有,话音刚落嘴唇便被封死,她欲反抗,却被他钳制的更紧。良久,他松开呼吸困难的她,“你在想什么我还会不知道?乖啦,等下玩完这个就带你去买。”他揉揉她的短发宠溺地笑着,不顾旁人的目光再次拥她入怀。
    后来,他们因为包太的干涉开始吵架,她哭着说分手连夜从南通驾车回上海。回到欢乐颂后,她心里突然漫上一丝丝后悔。她把手机开机,等着他的电话。她想,如果他哪怕是发一条短信给她,她也是会原谅他的。她足足等了三天三夜,什么也没有等到。她彻底死了心,向老谭请了一个星期的长假去普吉疗情伤。她一个人走在普吉的海岸边,当太阳缓缓掉落到地平线的那一端时,她又想起了那个游戏,她对着盛大的夕阳自言自语:嗨,你猜猜看,我在想什么?“我想的是你呀”那张发到朋友圈的夕阳配上这五个字,全世界大概只有他会明白。她潜意识里是希望他看见的,更期待着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然而,依旧没有。在普吉的最后一夜,她躺在第一次来这儿睡的床上,彻夜难眠。她去冰箱里拿了几罐啤酒自饮自酌,在被酒精麻醉到快要睡着时,被一双手从背后抱住。熟悉的气味,熟悉的呼吸。是他,来了。她想起前几天他对她的不闻不问,想起他与她几乎断掉的联系,忍不住眼眶发红叫他快滚。他用力的抱住她,“对不起,我来晚了,我的手机银行卡都被我妈收了,人也被软禁起来,这次来这用的还是老谭的钱,是他把我救了出来。”她突然没了脾气,转身更加用力的回抱住他。不知是谁先勾起吻,房间的温度随着他们皮肤的摩擦升高得飞快。他邪魅一笑,将她抱起。“安迪,我们去床上说话。”
    后来的后来,他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在拿到报告单的那天晚上,他们提起那段在婺源的往事,感叹时光飞逝的同时,问她想好答案了没有。她笑着点点头,告诉他,当着孩子的面,还是少秀恩爱为好,早安吻这种事情适合悄咪咪的在卧室进行。他说那样的话便可以等小公主出生后再要个弟弟,果然,两年之后他们如愿以偿。
    后来的后来的后来,他们一家四口都很喜欢玩这个游戏,每当遇到漫长的等待或闲暇的午后,他们总是玩着同一个游戏,并乐此不疲。
    当喜欢凝聚成思念,当惊喜演变为习惯,这大概就是爱情的样子吧,再多的情话也抵不过一句“我想的是你呀”时的温馨,再多的寻常,也终究盖过成一句话——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春江花月夜

春分番外 
小高考考完文思泉涌
然而还要宠幸数学   呱唧
春分就结稿了   不能玩手机很痛苦啊
趁周日单休赶紧 不然都要被清明番外淹没了
很巧 
春分 在学《春江花月夜》
读到“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就想到安迪  没道理
最后一句 也算是小小反其意而行吧
多一点对美好的期盼和向往

对于苦命的“准考生”生活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再恰当不过




三分乍暖,七分还寒。“春寒料峭”不假,上海也是春如四季。

包奕凡踏出2201的门就后悔了,他还穿着在火炉边穿的短袖,可强大的自尊心愣是唆使他狠狠地甩上了门。安迪冷冷地站在沙发边上,寒风灌进心里,却固执地保留着争执的最后姿态,她期待着包奕凡回头,从身后紧紧地抱住她,用他落在她后颈的吻使她从挣扎到瘫软。但最终,以巨大的关门声掐灭最后的念想。包奕凡不敢回头,他怕一回头就会心疼,就忍不住卷上那委屈的小春卷,就想要用他的霸道和任性哄她、宠她。可这次,决不能!关乎尊严,关乎底线。就一次,最后一次,再也不会了••••••

这周头上就有些不对劲了,腿软、腰酸这些在经期都从未在安迪身上出现过的症状毫无征兆地涌上身,而一向准时的例假迟迟不来,头脑里蹦出一个可怕的想法,随即又否定了,不会吧••••••上一次是在上月十九号,就这新年的烟花,新的姿势让两个人都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所以,没有••••••?可她又恍惚记得她拍下他不安分的双手,让万般不情愿的他做安全措施,那又是哪天?安迪一向快、准、狠的记忆却被彻底击垮。可当她进行精神检索:老谭是最可靠的人,理智还在;冰箱里还有八瓶水,反射正常;护照上证件号还记得,记忆也正常。可却死活想不起来十九号的夜晚。回忆中只有烟花绚烂,月朗星稀。

但她还是听到了那句不愿听到的话,“恭喜您做母亲啦!”踩着高跟鞋的安迪一个踉跄,险些瘫坐在地上。她只想做一只鸵鸟,可强大的理智又将她拖入泥淖:她必须面对。所以当包奕凡周五晚上急吼吼地赶来,“包奕凡。”安迪表现出只有工作上包奕凡才见过的严肃,以及,她没有叫他“包子”。包奕凡迅速滚动回忆条,确认没有任何失当的行为,便一头腻进安迪的肩窝“宝贝儿,我想死你了!”扑面而来的热腾腾的蒸气顿时使安迪乱了方寸,原本打好的腹稿生生融在热气里,她,一个字儿也想不起来了。臭包子总是在不经意间乱了她的计划,打破她的原则。脑海中突然回想起一个性感的低音“我是你的包子,你的特例。”她彻底被烫融在包子皮里,在剧烈的震荡下下意识地护住小腹。紧紧贴上来的肉包怎么会察觉不到?“嗯?”包奕凡一脸坏坏又宠溺的笑:“有情况?”想到刚进门时安迪的反常,包奕凡的酒窝更深了,他的馅儿怎么这么可爱?他恨不得将怀中的安迪高高举起,庆祝这样一个无比激动人心的时刻。“老婆!我爱死你啦!!!”安迪能看见包奕凡眼中闪烁的星辰,难掩的欢喜让安迪动容,是不是她太过残忍?她逃开包奕凡炙热的目光,“包子,我还没想好••••••”包奕凡似乎早就料到这样的桥段,很自然地,没有一点惊讶,好像这是理所应当。他只是将手插进安迪的发间,轻轻揉了揉毛茸茸的小脑袋:“没关系我们一起面对”是很柔和的春风的爱抚。怀中的人儿明显是经过激烈地斗争才强撑起来,挣脱了怀抱,深吸几口气,强装镇定:“包子,我不会让你承担这么大的风险,我已经是颗炸弹,不能再多了,我不能对你不负责。他让我欢喜,但更让我知道我不能这样得过且过。有些问题,它逃避不了的••••••”包奕凡脸上闪过一丝苍白,又被强颜欢笑掩盖,“安迪,你忘了你在我好哥们儿婚礼后答应我的话了吗?‘今后,我们要一起面对’嗯?”“包子••••••我真的••••••”安迪吸吸鼻子“做不到害你。”包奕凡坚持不住脸色,沉了下来,“安迪,你是不是还没有打算把后半生托付给我?是不是还打算半途离开?”他想到了当时她说让他划线,想到了在精神病院前她承认觉得他幼稚,想到了民政局前她的无助与迟疑,想到了她还在谭宗明那儿的遗嘱。回忆如同沙堆,轻轻捅一个小洞便迅速坠落,谁也挡它不住。一阵浓浓的委屈涌上包奕凡心头,挤占了所有的感受,语气也不觉变得凌厉。“我也是为了你,为了我们••••••”两个骄傲的灵魂,各自持有各自的道理,似乎无懈可击。安迪没有用强大的逻辑辩论,可能是潜意识也觉得自己理亏,语气也弱了下来。包奕凡急了,抢断安迪的话“为我好?为我好就不会跟我说这些!把困难夸得天大地大!你想过我妈吗?想过老谭吗?想过我怎么想吗?谁允许你这样有伤害自己的想法?伤害我们的骨肉呢?”凶完倏地心绞在一起。争吵从未如此激进,可能真的是太在乎了,太在乎了。安迪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半个音节,背过身去。包奕凡便夺门而出。

安迪缩在一团,腹中似有跳动,是小家伙也揪心难过?其实他的诘问,她都有想过,甚至还想过魏国强、何云礼和她母亲。她以为,她的想法能损失最小化。可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这不是工作,很不一样。她以为,她的处理能伤害最小化,可她现在为何这么伤?这么痛?甚至无法呼吸。这个小家伙不是错误,是必然。一个她终将面对的难题。但她真的,没想好••••••

安迪也不知道她是何时睡去的,只知道到醒了包奕凡都还是没回来。她连忙去抓手机,得来的却是失望——一个电话也没有。他是真的急了,负气而走了。安迪把手机丢进沙发里,眼前却闪过手机屏幕黑前的字幕:2018.3.21  00:00  春分 窗外却呼呼风声不绝如缕。刚才他是穿着短袖走的,安迪急忙跑到电脑前,四小时前的包奕凡紧抱双臂,在门口徘徊了一阵,朝电梯走去。

他会去哪儿?他一定很冷。安迪抓起包奕凡的大衣往外走,匆忙得连自己的外套都没顾上穿,她管不了了。此刻,她只想找到他。他夜不归来,比所谓“大问题”更让她意乱,她只想找到他,然后告诉他“我想好了,我们赌一次。”

安迪快步来到离家不远的黄浦江边,向着他们熟悉的地方,其实她也是赌,赌他就在那里。虽然他可能早已叫车离开了上海。安迪紧了紧身上的披肩,她远远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尽管冻到缩成一团也难掩健美的身材。刚过零点,江边还正热闹,繁华与落寞对比使安迪加快了脚步,她轻手轻脚走下台阶将衣服披在包奕凡身上,正准备在石阶上坐下,却被包奕凡稳稳扶起“别,凉。”包奕凡也顺势站起来,把刚上身的大衣转移到安迪身上。

“老婆,对不起。”
“包子,对不起。”
声音在夜空中碰撞,像是春风的低语。

两个人相视而笑,又快速收起了笑容,换上冷静的表情。

“我有话跟你说。”安迪假意板起面孔来,包奕凡蔫蔫地垂下头,全无方才的锐气,倒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唔。”安迪踮起脚,柔软的唇贴在包奕凡的左耳用气声说道:“我想好了,我们赌一次。”江边声歌喧嚣,包奕凡却听得明晰。本来准备的安抚和劝说,无数的道歉,悔悟被惊讶和感动变得无足轻重。他也附在她耳边“乐意之至!”气流痒痒的,软软的,暖暖的。

时春分,有江,江边有花,空中有月,月在云中行。

只是,不同于千百年前寂寥的春夜,此景之中,有佳人紧紧相拥。

“我想到‘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包子,我不知道这么选择到底对不对。”

“《春江花月夜》中文长进不小嘛,反而截取最不当的,应该是‘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我是归人,你该等我,我们不会错。”❤

元宵番外·月圆之时

“元宵节快乐”
“愿有情人终得团圆,吃得汤圆”
迟到的祝福
处女作献给元宵节

也不知道踩了什么雷  只能发图片了呜